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北京中医药大学BBS|北中医论坛|北中医BBS|厚德仁心bbs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点击上图,快速注册

新手回贴得5金币,可重复申请!
查看: 1625|回复: 1

【一个杀手的爱情】 [复制链接]

版主

论坛高级参谋

Rank: 12Rank: 12Rank: 12

威望
26 个
金钱
10 元
金币
1244 枚
贡献
113 点
在线时间
315 小时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30
精华
5
积分
1579
UID
11146

终生成就奖 优秀总版主 优秀版主奖 风云人物奖 影音使者奖 贴图大师奖 宣传大使奖 灌水天才奖 忠实会员奖 最佳新人奖

发表于 2008-7-6 16:14:59 |显示全部楼层
序言
2 i# z) p# h& M% ~2 m我叫冷云枫,中原人士,父母不详。职业系杀手,并且超出了天下第一的范畴,本人既不属于武林也不属于江湖而属于深山老林,平日就与可爱小师妹柳依依蜗居此林一简陋小木屋。平日生活异常幸福。除了带上那把惜日锋利无比的残花和师妹上山将濒临灭绝的动物双双把猎打外,还会在每个晚霞和朝霞的时候依偎在木棚前小楼轻谈看月看日看星星。去那高耸入云的断肠涯相拥相抱共话巴山赏花赏碟赏秋叶。去那空旷草坡仰望望无尽的苍穹听风听雨听鸟叫。。。。。
$ ]& N5 q8 m: u% ~* {* K4 X8 s& K' q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真实版本正被我们激情上演。也是在这特殊的环境下,我们的感情呈直线上升状态。而且这感情犹如涛涛江水川流不息,又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不久后我便与依依烧了黄纸,结了头发,成了夫妻。实实在在的成了终成眷属鸳鸯。不过遗憾的是我们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实,这也着实在让人费解。我曾询问依依为何不顺利成章的进行现今最需要做的事,繁衍后代呢!依依却并不做任何回答。询问无果后我只能一边继续我们的世外树林生活一边艰难独自筹划这个人生中最重大的目标。可谁也没想到。就在我的人生目标快要实现的时候却被一场变故饶乱我们原本幸福的生活。这场事件中的这个人也注定成为我誓将其此人碎尸万段千刀万剐的对象。6 l" b1 W+ E+ U! \: h! P
因为他毁坏了我的生活就代表直接宣告了我那谋划已久的繁衍大计下了马。! S; r- y  R- O0 S2 \' N) h! Q( m
一.回忆中# s, n0 G& A% R; t1 M5 Z3 ^- y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绚丽的午后,鸟儿欢快的在林间枝头鸣叫,花儿拌着蝴蝶的舞蹈散发出阵阵清香,此时我满载着一只被我残花杀死于瞬间的珍惜野兔,头顶炎炎烈日与师妹腰柔漫步在树林的幽径里,原本不过半个时辰的回家路程却因师妹的莺歌艳舞沿路嬉戏变个遥远漫长,直到将近晚霞时刻,我才在期待中望见了小屋瘦弱的小屋。而在此刻师妹心情似乎很好,于是我支吾着想将那个深埋在内心20年肮脏无耻下流想要与其繁衍后人想法告诉她,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在距离木屋还有几米开外的地方停下脚步。
/ M. r5 A7 i( P) C* c, {我;“师妹,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 b4 A/ _" G- f" A2 S, [依依;“什么事情呀!”, Y4 H5 p; r+ E/ q( y' k
我;“我。。我。。你看。。咱俩相处这么久了,也成亲拜堂了,接。。接。。接下来也该。。也该了是吧?”/ o! ]  m9 c" z' a5 y* J  s- i
依依妩媚的笑;“该什么呀!”. |; h/ i* g* ~1 ^, N4 F$ x! S( r) N
我;“那个呀!”2 ?% K& d9 O* h; w# x" a
依依;“哪个呀?”
9 l0 f6 \/ z# h$ U5 \我;“那个呀,你知道啦。”' j7 c" }* y* Z: o. k6 Q
依依;“我知道哪个呀?”4 n" i* S' V, G
说了一阵她还是没能理解我的意思,所以我决定更深层次的向其说明,可就在刚鼓起勇气准备冒死说出时,却突然看见师妹身后上空“嗖”的一声飘过一个黑影,紧接着又是一声嘹亮的“砰”,就在没了声音。* {% k& w& c; M" }4 r( T
我慌忙将师拉到自己背后,握紧残花。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叫了一声;“谁?”
# M: A# ~0 w, o$ P+ I! h4 {8 d/ C师妹;“谁,不是我。”
# c# o8 i( h" l/ \我;“没说你?”6 m  X% w/ D) ?, v- r' {
依依;“有没感觉刚才地震了一下。”* H# ^6 z# k1 M! t8 l
我;“感觉到了。这情况不一般,你呆这别动,我去看看!”4 h, }$ I' B4 Q+ ~. V
安抚好师妹,我扔了兔子,以便随时把宝剑拔出来,以以应对危机情况。寻声找去,手中残花不时发出阵阵呜鸣,警告我附近隐藏的危险。越走近声音发出地残花叫的越是厉害,于是我按紧宝剑不让它发出任何动静,这样一来便可减少自己内心潜在的恐惧。" a4 }, m. t* p, r
小心近前后突然发现草丛里爬了一个人,借助晚霞的光亮我逐渐看清那的的却是个人,此人衣着光鲜,身形庞大,一看就知道是个武林人士。4 i9 z& m: {$ o
看到这切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我赶紧将其翻身,查看身体损伤情况,一翻检查后我确定这人没死,只是暂时昏迷。不过使其昏迷的原因却让我不得而知。我掐了此人人中仍无效果。逐打算放弃。刚要起身师妹却凑上前来。
( b* t5 [) q+ ^& Z7 t  _# x依依;“啊呀,这是谁!怎么死了!”
( n1 h2 h' T& Y7 X4 p  {6 J3 ]我;“没死,暂时昏迷!”) q/ c- H( h' c5 t. U
依依;“啊,你看这棵树,是不是这人撞的,啊,倒了。倒了。快躲开!”. j( {) l, M; _/ A8 @# P
猛然一听师妹惊叫,赶忙施展一记轻功准飞离此处,哪想飞了一半就重重的摔了下来。
" ~$ U8 N; F! X4 B: N% Y  u0 c依依;“你干什么呢?”6 k7 Z" i* G6 ~/ r# O) [2 Y
我头昏眼花道;“你叫什么呀?”
) ~) S# T5 }' E2 q依依;“我是让你躲开呀?怎么你就飞了,哎呀,倒了倒了。+ _7 C" G! F  X6 G1 h& E
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大地随之一颤,就在我先前蹲坐的位置刚好倒下一棵巨大的树木。我赶紧跳了起来,跑到师妹面前询问;“没事吧你!”
6 \" i7 g1 v$ J5 b) k' z依依;“没事,哎呀,你看,这人醒了。”
4 ]+ {& a- s( \% k8 s/ i寻声望去,那个体形庞大的白衣人突然歪歪的站了起来。迷茫的看着我们。然后摸了摸脑袋施礼道;“两位恩人相助!实在感激,感问恩人尊性大名。”- _, \; t! t  k
我连忙还了一个礼;“多礼,多礼,我叫。。。。”2 ~5 Q6 p; g  V" x7 _

! r! `! A' J8 O1 `! d/ H刚想介绍自己,师妹却抢先开口;“哎呀,大侠。你头上怎么流血了!”" X! t% ~; |8 O$ G. U# q# }( r8 A
. @! ?7 h$ N0 w- |  G0 k: I
白衣人;“咳``别提了。刚才我在空中飞着飞着突然望了心法,就这样刚到这里就撞树上了!学艺不精啊!”
8 V" S% e& g! s5 J依依;“哎呀,真够晦气!”
) E( c* Y* q3 K1 `& C6 u% k& r: z白衣人;“说来惭愧。哦对了,还未请教两位恩人遵性呢!”  q/ Q9 a# S/ h! h* u" Y
依依;“我叫柳依依。就叫我依依吧!你呢?”
$ K+ n" L& x/ s# M我;“在下冷云枫。敢问阁下尊性大名!”! _* ]( `" {# I/ N9 R
那人楞了一下难以置信道;你是冷云枫,冷字的冷云字的云枫字的枫,乃天下第一杀书的冷云枫么?”
- O+ E- j3 Q( w9 f我诧异道;“正是在下。”6 b! @. v  Q8 k+ ?; ?
话刚出口那人却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软剑指向我。然后仰天长笑;“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你就是冷云枫,你真难找啊!”
. K) e5 F& p% u2 I/ `7 R4 }) z, ~  u我和师妹同时愕然。都被这突入其来的状况惊得不知所以,2 q# t* s2 W7 C+ t: |
;“这话怎么讲?”9 h- t$ `9 ?/ J% ?2 V4 \5 U- b
白衣人;“嘿嘿。。怎么讲?看剑吧你!”
# L5 X5 n& q' j8 `2 g4 X- C$ W还未说完那人就疯狂的急舞手中的软剑以极快的速度朝我冲过,情急之下我慌忙拔出宝剑抵挡。可是拔了几下那家伙楞是纹丝不动,情急之下只有求救于师妹。
" k0 T, Q& ?2 U) e0 N/ i我;“快,快,,我宝剑又拔不出来了,你先帮我抵挡一会,我回去换把武器!”
7 k% c. P( Z& z4 w! ?  h( `眼看那人就要近前,我赶紧转身一跃,庆幸的是这次跃起了几米,不过似乎是垂直上升,身在半空的我,不仅感叹此神功的奥妙之处,真是救人于水火啊。
. s5 k! [1 M( r8 L! }! Y估计飞了5米有于的样子,地上传来一声熟悉的“砰”声,然后又是那声象是树木倒地的轰然声,我诧异的底头望了一眼。发现原来是师妹就地抄起一巨石砸晕了那个白衣人!
! t, K/ ^. x& |7 E; K1 c停在空中的我大声对师妹说;“丫 真棒!”
. \$ f: v8 V  p, f说完后打算继续向上飞,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神功。; s+ G2 X4 B+ f# k: b2 y

  V7 y. ?8 b5 P" U师妹站在地上羡慕不已的大声呐喊;“师兄你真是帅呆了,带我一起飞呀!。快下来,快下来 。”. N  P: O5 j1 @! k; O. y7 Q; B
我一听师妹对我的赞美不加,顿时脚下失去了动力。接着在师妹羡慕的目光下垂直下坠。
! C$ n* t! W- {0 W9 M3 H+ v又是一声嘹亮的声响。我只感觉胸口一闷,眼睛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_) t. m+ G0 I5 i- f6 j
                            二6 K0 H# z8 }$ G8 x& X% t
几天后我睁开了懵懂的双眼,视线里出现了一张精致乖巧的面孔。
; R- {5 Q: d, y8 g( g0 I) k+ c师妹;“哎呀你醒了。担心死我了!”5 v" n: s+ q0 I
我;“让我起来!”
8 W5 h7 X8 o7 q* W$ s, z# g0 L师妹;“还要去飞?”
* r( @. g  S" Q" y' \# a& Y我;“不去了!”1 T0 t4 f. V4 A: {6 V
在自己和师妹的努力下我终于坐了下来,此时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去不少。看了一眼屋外蔓延的大树突然想起了那个撞树的白衣男子,. I3 B6 z; [0 }
我;“那人呢?”
! i) S4 v$ ?7 G2 y师妹;“不见了!”
- r* T, o- ~1 }- ~我;“死了吗?”8 R7 e" H3 [  `  C
师妹;“没看清,好象没砸出血来,石头我都带回来了,呐你看,这上面什么都没留下。”7 p3 [* d. R: j: x
站在门口的师妹抱起那块巨大的石头,自顾向我扔过来,待到慌忙去接时候又听到了那一声熟悉的“砰”。7 D: Y  _  t0 N2 X) B$ o
在晕倒之前,我听到从自己身上传出清脆的骨头段裂声。于是我再次的安心昏迷了。因为我认为既然我骨头都被砸段了更何况那人呢,至少一段时间内可以不用担心师妹的安全!8 y9 K4 i8 @) C& M
又过了不知多久,第一次醒来的那一幕再次重现。可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会全身充满了无尽的力气,这次的状况实在怪异,连想到上次糊里糊涂被师妹砸晕的恐怖事件,我不得不多加防范,我对坐在床边的师妹说;“告诉我,你这次用了什么手段?”
2 Y9 z1 U8 o" u; E4 x3 O  g6 f$ m" v; ?师妹迷茫道;“什么什么手段!”
9 w+ y; x7 J2 W; ^我;“别装算!为什么我现在感觉全身充满力气!”
1 L0 [; C1 B. G! u0 o8 F依依;“哦,那是师傅留下的“大力酥脆丸”啊。你忘了?”4 w; _9 x& C+ _. _! a& d& H
我哑然道;“大力酥脆丸”?那不是以前师傅给他的爱犬小花安胎的吗?”7 R2 Z7 r) k2 F* f- @0 v! _
依依;“是啊是啊,你也知道啊?”+ Y* R5 I, _- p0 ^0 X5 R
我脑子轰的一声,随时准备爆炸;“难道你给我吃了!”, M, V! ]( Z# n( M2 b
依依;“是啊,听师傅说这东西不仅可以给狗安胎还能具有让人起死回生功效,这也是我当年偷偷从小花碗了检了一棵留给你备用的!”
% V; _8 T. d4 I$ N3 ~师妹说完顾自转身对墙上挂的几只没皮的兔子深情说道“此丸用途广泛,功效神奇,是居家旅游必备食品,大力酥脆丸,好吃又好玩。”- R3 J# m2 r& p. t- \) M2 o
我一听脑袋爆炸了,又感觉胃部一阵痉挛,几秒钟内我吐得一塌糊涂!% n- v% y" t2 `# w
竖日清晨,醒来后发现全身竟然完全愈合,我坐在床上打算施展几招内力试试,但又失望的发现心法口诀被自己完全忘记。无奈之下只有一口伸了数十个懒腰。惊喜的发现自己内力也恢复了。$ H( g9 Z, n3 r0 h6 L0 j
下床后简单的梳妆了一遍刚想出门却在木桌上发现依依留给我的一封信;( d, ^( W" D6 ^+ h) j
醒来后不要乱跑,你还未完全复原,也不要找我了,我去断肠涯给你采些花蜜回来,帮你疗胃伤,昨日依依实在怒莽,没有经得你的允许便将丹药让你服下。依依只能为夫君多采些密回来,方能谢罪!% p! w9 ^* Y3 \/ k' `, o; d3 D2 A
看完后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我昏迷这几天也实在哭了依依了,等她回来后一定要倍加呵护,如果没有以外的话,顺便了了那庄人生大事。。。。。
9 u5 f, f9 }7 a* T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非常卑鄙下流。为了转移视线,我找出扔在床下的残花阐完剑身上的泥土,去屋后空地练练剑。* g  U: P0 \2 c' f$ q6 S( v! y& j) I- ]
这几日真是变化不少啊!
, o) x6 e% Z/ j; m3 f3 E& i很快一天的日子就被我挥壑掉了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可是依依迟迟不归。信上又没说多久回来,目前最重要一个问题就是我都饿了一天了,为了填报肚子还有其他的什么我毅然决定去断肠涯找她。" \3 ]' d8 R$ f" a$ B+ W* X! c- j
带上焕然一新的的残花。一路施展轻功疾步前进,到第二天早上阳光普照丛山时,我顺利到达现场,经过仔细的搜寻依然没能寻见那熟悉的身影,搜寻到第50遍后我感到不安,80遍后我感到不安加不妙,等到第搜寻到100遍后我彻底绝望。难道掉下了山崖,不会的,这地放虽然叫什么涯却只不过是条小沟,还没水,不至于掉狗就爬不起来吧。还是被人劫持,不会,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来的人,在说我以前的仇家差不多被我杀光了。3 d& G! A( O# W4 z3 g$ W3 ^$ I, w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说不定依依发现了另外回家捷径,弄不好已经回家了。如是一路狂奔返回。1 V1 D% H* W# v, s% V+ `" k
又是竖日的阳光普照,回到小屋搜了3遍我就放弃了,也由刚才的绝望转化成了万念具灰。这回依依可能真回不来了。+ @+ z; ?' r0 ]  j. E
突然间我想起了与依依在一起时所有的美好,那可爱的脸,那灿烂的笑,那软的腰枝。。。
' @+ N* z( A) q4 A出神间突然听到耳朵边“嗽”的一声,看见眼闪过一道白光紧接又是“党铛”的金属坠地声,
: l# ~& X6 I4 q, t4 B2 T险遭暗算。。。。: Z& X% a5 h& Z2 x' ?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残花也在声响过后才发出呜鸣的声响,告诉我这附近有一股强大的未知能量正在向我靠近。没做过过的考虑,拿起残花就寻声飞出。0 f( D4 M! z" V& B, K8 T
树林深处。一熟悉的白色人影进入我的视线,又是那倒霉催的家伙。4 B3 t2 r+ i$ P8 {. H: g6 D' \
我大吼一声追上前去“哪里跑,敢暗算我。
) r3 V/ Y- E# o2 V话出口一刹那,树林里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情急下脚下生了风,追到深处那人影就不知所踪了。停下来后,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6 j& l+ Z" {! J8 d% n' p+ R树林中,几棵硕大的树木似乎被某种庞大的物体撞倒。树干都是统一齐腰断掉,在往前走,又在一棵最大的树干初发现新鲜的血迹,冥思良久才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那人又撞树了。7 V* }& s  S. ]" I$ T3 t
失落加惊叹之余回到住处,看见地上躺着一刀型钝器,我蹲下身子将其检起,又发现上面有一张纸条,打开后两行歪斜的字迹现入眼廉;
% T$ D) t4 ^* R( t3 }“。。。哈。。。哈。。。哈。。。亲爱的冷大侠,你的爱妻在我手中,要想她平安,$ R) s- n% \6 r- @% u
就乖乖照信上所做,明日午后断肠涯与我一决雌雄,千万别耍花招,别抱官。否则别怪我撕票。哈。。。哈。。“
/ |; n6 N: U  ?落款是我花了将近一夜的时间,翻阅四书五经查出此人原来叫“西天求败”。
$ ^" Q( \! |) T; E5 s其实这个名字十分惊人,因为如果不出差错的话,那么此人极有可能是江湖中人称北疆无敌的著名杀手,传言此人甚好与人比武,只要你稍微出名一点那么此人就会在不久的将来找到你杀死你。
; K6 g4 Q' m% h; N8 g1 N据传此人早先从中原杀到西域终是无一敌手,于是丢掉本性张二刘改名“西天无敌”,值得一提的是,这人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特殊特大嗜好----奸尸。9 ^: r% g/ q1 S
只要在他剑下丧生的人兽,男女老少,猪狗牛羊,无一幸免。
% ^- k% T- J8 N, @: B$ J* [我想光是这一特殊嗜好就让人瘫痪,更何谈对决。+ r) c& K7 d6 x& k
这一夜我失眠了。( r- M! A$ v; B5 x
不仅因为担心依依的人身安全,更担忧这厮千万不要将依依先奸后杀!那么我将是多么的失望绝望灰心灰暗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啊。。( i2 C( l3 P4 F
                                                                   三
2 c% y& v5 j$ I第二日艳阳午后,我衣冠一新的来到信上指定地点,环视四处,却没有发现那厮踪影,无聊之余困意大浓,如是就地睡了一觉。
! M' Q$ O1 T% G! {* d当是繁星点点一论残月当空照时候,我被那厮从睡梦中叫醒,蒙浓中起身伸一懒腰打一哈欠,调整好状态便对气喘如牛的西天无敌冷酷道;“你这厮怎么无辜迟到!”
% U9 ]2 w1 {& I8 U西天无敌委屈道;“MMD,原以从城里到此处不过几里有余,随便一飞就到了。拿料一路上你那女人吵闹不休,害我又望了飞行口诀!徒步前来!”! A, v8 ?6 W, p; H  _
我;“依依呢?”
- }/ Q$ A3 l! T # C) c! g  @; h- {$ W
西天;“睡着了。”. Z! k2 S! i8 d
我;“哪里?”
; y0 p* }2 b5 m& B0 [4 O西天;“那边。”
" F& T5 H, c% ~3 |( P2 }, X我;“我去看看!”
5 Z0 U+ K0 m6 A( Y6 O5 D% I西天;“不行,万一你带她跑了,哪去找你?”7 r6 Y# c3 U( x* W; `# T
我;“好。暂且不去,但假使依依有个三长五短且让你不得好死!”
3 a" w; M, ?! e西天;“放心!”
$ {: e' y/ L3 ?我;“咱们开始吧!”+ Q9 \" a4 n) e
西天;“等等。喘口气!”
/ ]. E; S$ f( l  R) H. q/ o# P一个时辰后天色伸手不见了五指,天上也无辜起了大风下了大雨,感情这老天也在为我们渲染气氛。看来今夜必将你死我活。& a- \$ U! W. R: I+ O8 P
又半个时辰,我被冻得发抖,无奈中叫醒了躺地上昏迷不醒的西天无敌道;“挂风了,下雨了,起来决斗了!”
- D, x- a5 e+ m" \3 @8 p西天迷糊道;“啊,啊 决斗决斗!”4 h, Y$ v' x" M( Q+ F
我;“站好,别歪来歪去的。”
# J7 ?+ d2 ]6 {3 M西天;“来吧。”
7 K' |3 K& P2 T( F: g" l鉴于天色漆黑,大雨倾盆,对方彼此都不能看见对方,所以我们只有全靠多年打斗的经验与直觉各自将手中宝剑乱舞一通,很久以后天亮了,雨也停了,红日初升。, \$ Y; H2 E! J) N) }  S9 {
此时我已筋疲力尽,当能看清四周事物后懊恼的发现自己竟对着一片花草嘶杀了一晚,
  p4 O4 E" x& o# R, ]+ B. X现在眼前早已一片残花败柳狼绩不堪,最无辜的是那些可爱的蝴蝶也残死在我的剑下不少。我转身对着五米开外也与我同样处境的西天道“哎,好了好了!先回家吧,明日再来决斗!”
' Y7 P5 w4 [( i) e西天满头大汗道;“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你!”
7 K/ e* U: ?. j. Y我;“为什么?”' S8 n: i, W! Q( ]$ b
西天;“因为杀了你我就世界无敌了。”
+ s) O3 L7 J$ M7 T$ Y$ J我;“你真没追求!”9 \- {( u9 e7 O* d; w$ i
就在这时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依依那熟悉的身影,不远处她正蹒跚向我走来,我悲喜交加的喊道;“依依,你没事吧?”
# \, |6 F& B/ ]- [4 P依依一听见我的叫声,站在原地不在前行。久久与我对视线。
0 A  p- z! C) B, U& p, F# |刹那间她那张沾满泥土的脸上有一个久违的笑容徐徐绽放,纯净的眼睛里闪烁泪光。/ `4 J" ], B& ?7 G( b1 r, @& m' t
依依;“老公!我好想你!”
4 U: R  c8 K0 X我;“我也想你啊!”& l/ o) M9 {% G$ f# ?5 L
依依;“我给你做的红烧兔头你吃了吗?”. v2 j6 S0 x4 y0 U: x
我;“哪?”
; M6 {& B+ D2 K. ^- e5 x9 l) e依依;“好象是在锅里吧!”
% V! F' ^0 |1 G  v  u我;“啊。糟糕,我望了看,快走咱回去瞧瞧,别让野猫给叼了!”
* Q; T$ F- J2 |1 `2 l6 H" F依依兴奋的跑过来;“好,咱们回家吃兔兔!”! f/ x) W7 P: q: A
西天;“啊,我受不了了!看剑!”( t+ ~3 k8 a# P
就在我和依依正要拥抱在一起时,我突然看见她乌黑的瞳孔里投射出西天无敌那庞大的影子。
- P0 A4 V$ D# X$ C, a" D5 R依依;“啊,老公小心!”
; T2 F4 n; I9 P; Q转念间依依改变了原来张开双手拥如我怀的姿势,以迅雷之势把推到一边!坚强的迎向急刺而来的剑锋。1 C  }, i& H( _0 K! C8 }
回过神来后,依依早已倒在血泊只中,我仍掉手中的宝剑,蹲下身子将依依抱住,紧接着脑子里一片空白欲哭无泪。/ ~. |- c* y1 {: B
我;“依依,你怎么这么傻呀!”
; l; M4 Q9 B+ p& ?7 L) W( a依依口中流出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滴我的手背上,随而逐渐蔓延开来!& g9 O; H! D+ z
依依艰难道;“我。。我。。我忘了。。忘了。。告诉你。。我。。我。。我不记得。。记得兔头放。。放那里。。那里了!”
  R5 ]7 }% g* e8 y+ w1 f  a! \我械里撕底道;“别说了,咱们回家,回家去,痛吗?”
. H. v: |. N0 G0 W5 b依依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口中涌出更多的液体,瞬间染红了紫裙。
* Q# B* ^' A  C9 g" {* o( z5 P我;“依依,冷吗,告诉我!”* A1 ~; \' r5 a1 q, \' ?, O7 s- j5 L
依依;“不。。不。。不痛,有。。有你在。。。我。。很温暖,哦。。对了。。这。。这是。我给。给你采的。采的花蜜。你。。。。。”
4 C/ ~6 K0 O4 a; G& d. H
+ }, n6 _& i4 g1 o3 O依依挣扎从地上检起一只破了一大洞的竹筒,但是没等到递到我的手中,雪白的手臂便自顾垂下,我发现,她那光洁的脸上凝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2 u" ^- {$ ?% H1 E9 p) c9 ^4 F
: g3 T9 p+ {5 P. V沉痛了很久之后我慢慢的将依依放在一处完好的花丛里,拣起宝剑,麻木的走到西天无敌的身前。宁心静伸,气运单田,接着一股强大的内力蜂拥剑锋。/ V2 J0 D- v" Q' u

' T9 Y3 Y9 X" N) y% N( c瞬间后我以极快的速度将浑身散发无尽百色光酝残花刺向西天无敌的眉心
6 o0 f0 a2 e+ l# B# h5 t! I7 R
1 S. \- n; C/ W8 ?2 @$ \% T! _' Y 7 \3 J' v$ |' _1 l% x/ O
“啊”西天无敌应声倒下,血液汇集成了一条令人眩晕的小河。" z8 f. `1 P" V, K3 E% O
+ A" M& k+ b; X6 u8 o* l/ y
花丛里,无数只彩蝶围饶在依依冰冷的身体四周不停的盘旋,盘旋,盘旋。
2 P6 c# j9 l4 A5 t/ P8 i. T# o2 V
0 r- R" ~% ?7 S7 {" y4 J5 @天空中,一只漆黑的乌鸦发出撕心列肺的悲鸣不停的头上盘旋,盘旋,盘旋。

Rank: 1

威望
0 个
金钱
0 元
金币
16 枚
贡献
0 点
在线时间
0 小时
阅读权限
10
帖子
10
精华
0
积分
18
UID
13740
发表于 2008-9-9 12:19:06 |显示全部楼层

残奥会中国奖牌第一

大家知道标签么,别名也叫标签纸是不干胶做成的,标签是由底纸和面纸合成的,标签最常见的是美国艾利和3m的标签具体请访问网站咨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站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校友创办的非官方论坛,您在本站所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自愿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所有责任由发布者承担。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警告: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社区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如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管理员!
客服:[email protected],北京中医药大学群:91396656

Archiver|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 京ICP备10016896号-5 )

GMT+8, 2020-8-12 11:47 , Processed in 0.36904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